您现在的位置:黄冈职业技术学院 > 红色精神家园 红色故事 > 正文内容

坚决和大伙站在一起,革命到底


作者: | 来源: | 点击数: |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1日

王树声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主要创始人之一,也是新中国著名的开国将帅。

大革命时期,农民运动的蓬勃兴起,动摇了地主豪绅在乡村的封建统治。地主豪绅们对农民运动极端仇视,把农民协会污为“地痞流氓”糜乱地方。有的以族规、家法、辞佃来阻止农民加人农会;有的对加入农会的农民威胁恫吓,或施以小恩小惠,拉拢利诱,千方百计地破坏农会;还有的不法豪绅,以防匪抢劫为由,加固宅院,扩充家丁,准备以武力和农会对抗。

麻城乘马岗区大河铺罗家河村有个大土豪丁枕鱼,有良田七八百亩,全乡大部分农民都是他的佃户,丁枕鱼仗着有钱有势,为非作歹,恶贯满盈,视农会为眼中钉、肉中刺,发誓要与农会较量到底。于是,搜罗一批流氓打手,请了“老师”,秘密组织了红枪会,与农会对抗,扬言:”谁狗胆包天闯入我罗家河,我丁家爷们等着!”丁枕鱼与时任区农会组织部长的王树声有着很近的亲戚关系,是王树声的嫡亲舅爷。1926 年 12 月 20 日 ,丁家父子指使手下爪牙们公然捣毁了大河铺乡农会罗家河分会的办公室,撕掉了街头上农会刚刚贴上的标语,然后得意洋洋地狂笑而去。乘马岗区农会领导人胡静山、徐子清、王树声等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策,到会人员群情激怒,义愤填膺。王树声首先主动提出立即捉拿丁枕鱼,打掉他的反革命嚣张气焰。王树声不提,大家发言还积极,他一提,会议反倒冷了场。王树声意识到大家的顾虑,便直截了当地问:“是不是因为丁枕鱼是我的舅爷?”大伙看了玉树声一眼,心里知道王树声平时最孝敬老祖母,又是由祖母一手拉扯大的,即使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他这个外孙,能狠心去惩治自己的舅爷吗?大伙心里这么掂量着,谁也没作声。王树声说:“请农友们放心,我王树声坚决和大伙站在一起,革命到底,永不变心!”王树声“啪”的一声,用拳头砸了一下桌子,斩钉截铁地说:“走,今天就找丁枕鱼算账去!”很快,整个乘马岗沸腾起来了,满山满畈响起了呐喊声,人人争相传告:“王树声带头打丁枕鱼,走哇,参加打老虎啊!”成百上千的农会会员,无数对丁家怀有深仇大恨的群众,一个个扛起大刀、长矛、鸟铳、锄头,直奔罗家河,很快就把丁枕鱼的住宅围得水泄不通。十几个身背大刀的青壮年,首先翻墙而入,外面的会员,一边攻打,一边向丁家家丁喊话:“穷人不要为丁枕鱼卖命送死!”大门被攻开了,人们如潮水般地涌进丁家大院,从柴草堆里拖出吓得瑟瑟发抖的丁枕鱼,你一拳我一脚,把他打得嗷嗷直叫,连连叩头求饶。农友们指着丁枕鱼说:“过去头顶你的天,脚踏你的地,你逼死了我们多少人啊!现在这个天、这个地是我们了。”曾被丁枕鱼霸占了未婚妻的吴某,上去把丁枕鱼揍了一顿,咬牙切齿地骂道:“你害得我结不了婚,成不家,现在该我报仇了!”随着一阵吆喝,丁家的粮仓被砸开,“阎王账”被点燃。红红的火焰照耀着正忙于分粮的农友们兴奋的脸庞…脸皮既已撕破,更是一往无前。带着强烈的革命积极性、主动性和正义感,王树声又带头向自己亲戚中的其他少数反动分子开战。

丁家岗有个外号叫“狗老八”的恶霸地主,是王树声的亲大舅。“狗老八”到河南省光山县纠集红枪会反对农会,破坏农民运动,其儿子“盐菜石头”也是坚决反对农会的死硬分子。王树声带领农友们在大庙将”狗老八”父子一同抓获,并当场处决。丁枕鱼等土豪劣绅的反动气焰被压下去后,人们无不拍手称快,奔走相告,世代受尽压迫剥削的农民群众挺直了腰杆。革命者在为实现理想奋斗的过程中,往往要经历许多考验,最严酷的考验莫过于坚守信念的考验。王树声为了革命,“坚决和大伙站在一起”,并表示“革命到底”,是革命者经受各种严酷考验最有力的例证。